• <small id="6auuc"><blockquote id="6auuc"></blockquote></small>
  • 工程翻譯的要求和素質培養

    作者:江蘇翻譯小編(南京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19-07-12 00:07???? 瀏覽量:
    “語言的曖昧源自思想的朦朧”講的是沒有對事物的全面認識也就無法將事物描述清晰明白,在迷糊混沌的思維狀態下又如何能給別人解釋清楚?這句話我個人很喜歡,不單可以用來探知各個專業的學術水平深淺,尤其可以用來對“國際工程翻譯”進行詮釋。對“翻譯”這個詞毋庸過多解釋,就是把對話雙方所要傳遞的信息不失真的傳遞給雙方,須力圖完整,但一定要正確。就像一臺面條機,工作是把面粉加工壓制成面條的過程,可以在“量”上存在允許范圍內的誤差,但必須保證“質”的不變。當然,我這里想說的是“國際工程翻譯”,不僅僅只是“翻譯”,而是加了修飾語“國際工程”的翻譯,但凡涉及到國際工程的機構或組織就必然而然,不可或缺的離不開這項工作內容,本文也僅就國際工程這個范疇來對翻譯工作進行一些粗淺的分析和認識。

    正是因為中國政府長期以來高瞻遠矚,把握大局,堅定不移的堅持改革開放,大力加強對外經貿交流與合作,全面推動企業“走出去”的戰略思想,才形成了今天的中國工程公司在世界各地遍地開花,漫山結果的大好局面,進而推動中國的技術、產品及勞務的全方位輸出,同時也為國家持續發展、技術革新、產業結構升級、綜合實力的夯實填石鋪路。國際工程作為國家戰略發展的載體和實體體現形式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之一。這是大背景、大環境的要求,做國際工程的人首先要有這個框架性的認識。
     
    “國際工程翻譯”也就是在這種大背景下衍生出來的一種職業之一。翻譯必須清楚認識到“國際工程”的概念。“國際工程”顧名思義都具有“國際性”,一則體現在語言、文化、思維方式、宗教、政治環境、地域環境等方面;二則體現在工程本身,其設計標準、習慣做法、商務條款、法律規范、稅收制度、供貨環節、施工要求、質量要求,包括工程執行整個過程中的風險防范和控制都有很大的區別。這些因素都毫無疑問的加大了工程執行在工期、質量、成本和人員等關鍵問題上的管理難度,也自然而然的增加和拓展了中國工程公司管理的內涵和外延。很多事情在國內可能就是一句話解決的事情,在國外來講有可能是費盡周折而不果,俗話說的“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日難”這句話用來形容國際工程執行可以說是恰如其分。不對國際工程的“國際性”進行學習和研究,企業發展的道路只能是越來越窄,最終陷入困境。因此,凡是涉及國際工程的從業人員都必須培養和磨練出自己的“國際性”神經,對國際工程的復雜性必須具有足夠的認識和理解。就國際工程本身來看,由于崗位分工的不同,項目經理是首當其沖的必須具備上述“國際性”敏感素質的人員之一;其次,由于語言的優勢,國際工程翻譯能有更多機會和便利接觸到工程的各方面知識,以及工程所涉及的業務對口機構,甚或是非業務關聯方,這兩個崗位用俗話來說都是在“場面上”工作的人,也可以說是中外各種信息交流和互換的最直接窗口,因此也必須更快更好的培養和具備“國際性”敏感素質,這是工作需要,也是做好國際工程的需要。

    工程翻譯公司

     
    凡是工程,涉及的內容絕大部分都是理工類的知識,作為語言類的大學畢業生剛開始從事國際工程類的翻譯工作,應該說是一大挑戰。普遍表現是對工程聽得很多,看得很多,但卻知之甚少,因為沒有感性和理性的認識,關注的方向大多是政治的、歷史的、法律的、文學的、藝術的、地理的、教育的甚或是經濟貿易方面的知識等等,這些方面的知識相對來說容易入手,短時間內也無從考量,只有在量變到質變的時候才能看出效果,是一個在“面”上橫向鋪開的概念。而理科類學生在處理問題時卻必須是首先得給出前提條件或者說“背景”,然后開始“丁是丁,卯是卯”的進行研究、計算、推理、論證以及創新,是一個從“點”上縱向深入的過程,因此說理科之于文科可喻之“點”之于“面”的關系,從工作角度來說,要做到所謂的“橫向到邊,縱向到底”可謂是鮮有出類拔萃者。這是個知識結構欠缺的問題,造成這個問題的因素不止一個,其中教育體制是首當其沖的。(關于這一點,也可或多或少的歸咎于中國的教育體制缺陷問題——不以市場導向為教育方向,而是以學分和生源數量來考量教學水平。中國歷來的教育體系要么重文輕理,要么文理分家,而且分得是那么的“產權明晰”,加之中國企業在崗職業培訓體系的不完善,使得畢業出來的學生一般都是“瘸腿斷臂”的參加工作,并且在工作數年以后很可能依然是一條腿走路,一只眼看問題。這一點確實讓人倍感遺憾,在此就不展開討論了)。
     
    國際工程翻譯在實際工作中需要加強和培養哪些方面的素質呢?我想應該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是專業性,即本專業,“聽、說、讀、寫、譯”五項基本功必須全面的掌握,基礎必須扎實。中國人從小學、中學就開始學“主、謂、賓、定、狀、補”,到了大學還是在繼續研究語法,基礎知識應該都很厲害。在讀、寫、譯方面應該說問題都不大,但在“聽”和“說”上卻存在一些問題,經常因為緊張就會出現“He is a girl”或 “She is aboy.”的情況。再比如跟外國人面對面交流或電話溝通,我們經常會因對方發音、口音、用詞省略或冗余而不解其意、眉頭緊鎖,甚或是采取不認真聆聽,搶話、忽略、躲避,或是自己單方面獨白的方式處理,這樣的結果就是延誤問題處理的時間。這是理論學習和實際運用之間存在的“真空現象”。要填補這個真空,就必須通過實踐練就“基本功”,最終才能打出“組合拳”。
     
    第二是靈活性,同一個意思表達方式可以靈活多樣而不走樣。簡單舉個例,比如說,你沒聽懂,請別人重復解釋一遍時,你可以用至少超過十種方式表達:1. Pardon please? 2. Sorry, I didn’t get you? 3.Sorry, I’m afraid I didn’t quite follow you. 4. Excuse me, can yourepeat it again? 5. Could you say it again? 6. Could you explainthat to me again? 7. What did you say just now please? 8. What doyou mean by that please? 9. What’s the meaning of that please? 10.I’m afraid I’m not with you please? 實際上,同一個意思的表達還遠不止這些,這是語言的靈活性,也是專業性的靈活體現,可以用在不同的語言溝通環境之下,產生不同的效果,達到不同的目的。試想如果你老沒聽懂,然后又老是說“pardon please?”,你的感覺會如何?對方的感受又會怎樣?當然,靈活性不僅體現在語言的表達上,同時還體現在處理問題的思路上,一個問題如果說不明白,你也可以試圖打個比喻或是畫個圖形什么的,達到讓對方理解的目的,不要糾纏于某個生澀難懂的字眼。
     
    第三是廣泛性。國際工程翻譯雖然說不搞工程技術方面的工作,但卻無法避開工程專業知識來談工作。不搞工程設計,畫圖和計算以及施工方案和工藝等等工作,但可以弄明白框架性和概念性的東西,比如設計思路和基本原理,圖紙內容,施工方法和步驟,做到既有大體認識又有局部深入,這樣工作配合起來才能心領神會、得心應手,有利于工程的推進。不懂就問,不明白就說出來,千萬不要用內心的自卑和個人的尊嚴來挑戰工程的嚴謹性和嚴肅性,殊不知“國際工程無小事”,出問題有可能就是大問題。不能說摸到象腿就開始描述大象的整體外觀,看到螞蟻就忽視它力量的存在。工程涉及的專業很多,光建筑類就好幾十種專業,其他大大小小的專業也不勝枚舉,都需要學習和了解,能就某一種專業“入木三分”那就再好不過了。這就需要從事這項工作的人員具備廣泛的興趣愛好和快速的學習能力,廣泛的興趣愛好會讓我們“海納百川”,博采眾長,厚積薄發;而快速的學習能力則是要培養和鍛煉我們抓住重點,提綱挈領的處理問題的能力。所以,要做好國際工程翻譯的工作除了具備扎實的文科基礎知識外,還必須廣泛的學習必要的理科知識,像水一樣能滲多深就滲多深,像油一般能鋪多開就多開,這需要一個過程,時間長短因人而異。這并不是說孰輕孰重的問題,文、理科知識的運用說小了對工程的執行必不可少,說大了對社會的發展來也是同等的重要。我們偉大的領袖毛主席并非理科出身,現任美國總統同樣也非技術出身,當然,這是題外話。

    南京工程翻譯公司
     
    第四談談國際工程翻譯的限制性和非限制性。工程英語與常規英語有很大的區別,工程英語強調的是客觀的表達,即使句子丑陋一點,關鍵問題不能誤解、曲解或模棱兩可,有其固定的說法和特定的含義,否則會出問題,小則影響工程進度,大則影響公司形象,因此大多具有限制性;比如說,“clearance”在生活用語中它是“清潔,清掃”之意,在工程技術里面則是“凈空、間隙”之意,在外貿進出口中又是“清關”的含義,所處環境的不同含義則有天壤之別;再比如,“request”和“require”同樣有“要求、需要”之意,但如果你“require”業主給你提供什么資料,業主可能會不太高興,甚至會用解決問題的時間來喝杯咖啡什么的,因為“require”是上對下的關系,而“request”則是下對上或平級的關系,因此同一個詞在特定環境下則具有特定的含義,這是使用工程英語的限制性。而相對于工程英語,常規英語大多是主觀的表達方式,隨意性比較大,內容可多可少,形式可方可圓,深度可深可淺,對錯無可厚非。你可以用常規英語來談天說地,博古論今,甚至如果你厲害的話,你還可以用來跟老外談戀愛。假如你是個導游,可以跟外國人說關公與秦瓊大戰,打得是昏天黑地,張飛跟岳飛廝殺,殺得是日月無光,用歷史的觀點看是謬誤荒唐的,但用現代的說法叫“穿越”。
     
    第五方面想說說國際工程翻譯工作上的“度”的問題。由于語言的優勢,翻譯在對外交流方面就比較廣泛,可以跟方方面面,形形色色的人物打交道,但需要把握一個“度”的問題。首先是日常交流方面的“度”。與外國人打交道,要注意尊重他國的政治、文化、宗教信仰,不能因為政治理解的不同、文化的差異、宗教信仰的抵觸情緒等等因素而產生矛盾。要清楚的認識到,在國外,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是中國,是中國人。其次是工作上與業主和咨詢打交道方面的“度”。跟業主一般問題不大,他們是出資方,我們是承包商,上下級關系很明確,關系上也容易處理,比較融洽。而咨詢工程師(國內稱監理,但在責權利上有著本質的區別,這里就不贅述了)同樣受雇于業主,對業主必須全權負責,在工程管理和技術交流上行駛著業主賦予的相應權利,跟承包商的接觸是最直接也是最緊密的,每天都要共同面對工程出現的問題,找出解決的辦法。由于對中國標準、設備、材料以及施工工藝或習慣做法的不熟悉,因此就特別關注每一個環節或細節,以防疏漏過失招致業主的不瞞。對咨詢的做法我們要給予充分的理解,他們受雇于業主就必須對業主負責,角度不同處理問題的態度和方式方法就不同,我們需要做的是把握一個“度”,自己首先把功課做好,準備充分、有理有據、不卑不亢、耐心細致的溝通和解釋,最終使問題得以解決。而不是采取煩躁甚至憤怒的方式來對待。(筆者曾聽說在國外執行工程時發生過跟咨詢打架的情況,不但于事無補,而且將問題擴大化,其嚴重后果可想而知)
     
    最后,我想說一下國際工程翻譯的重要性。也許,你會認為你的工作都是做“配角”,不能像“主角”那像風風光光,但我想只要把配角的戲演好,說不定哪天就能成為主角,配角都當不好,你怎么當主角?再者說奧斯卡電影獎里還有個最佳“配角獎”也是光彩奪目,令人向往和崇敬的。不通過學習填充和擴大自己的知識領域,你又如何擔負得起別的重任?做過國際工程的人都應該有所體會,每一個崗位和每一個環節都直接或間接的影響著工程的推進,一個崗位工作或環節出現的問題可能導致隱形的、間接的,甚至無法彌補后果。一個問題被翻譯得不清不楚、模棱兩可就有可能招致業主或咨詢的誤解,甚至產生反感,把問題擱置數日才予以回復(我們都知道FEDIC里面規定咨詢對承包商報批的文件原則上有28天的回復期限),文件遲遲批復不下來,工期就會受到直接影響。英語簡單,人人都會,然而經常是一碰到關鍵問題就產生“曖昧”,出現“朦朧”,要把問題弄明白,解決掉,解決好就需要在工作和生活中大量學習和積累。
     
    圣經里有個很好的故事說明語言溝通的重要性:上帝看到人類在建造巴別塔,為人類自己揚名,以免分散居住在全地上,塔的建造速度驚人而且直通天庭,這樣下去的話人類就無所不能了,這讓上帝倍感擔憂,于是上帝想了個辦法,就是把人類的語言區別開來,使他們變得無法溝通和交流,之后人類就停止了巴別塔的建造,分散到了全地上。
    伊人网在线观看_欧美α片无限看_亚洲国产在线精品国自产拍_拔擦拔擦8x华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