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6auuc"><blockquote id="6auuc"></blockquote></small>
  • 翻譯圈有多亂?廉價翻譯損害誰的利益?

    作者:江蘇翻譯小編(南京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18-10-24 16:28???? 瀏覽量:
    在不少資深譯者看來,外文圖書翻譯稿酬長期偏低的情況之所以難有起色,和翻譯界的失序有關:大量非專業的人,在做一項十分需要專業的工作

    近日,21歲譯者黃加南在“做書”微信公眾號上發布文章維權討薪,該文在翻譯圈引起了不小震動,也讓筆譯圈亂象再次展現在公眾視野。針對此事,你怎么看?
    譯者被拖欠稿費,維權困難重重

    黃加南在文中寫道:
     
    2017年6月,我與吉林出版集團下屬北京吉版圖書有限責任公司的員工李某接洽,約定翻譯英國生物學家 Robert Fortune 的東亞考察筆記 Yedo and Peking 。
     
    2017年7月1日,北京吉版圖書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崔文輝在合同上簽字,約定出版后付款,基本稿酬65元/千字(事后所交稿137188字,折算后為8917元)。起初,我對出版后再付款的流程有點擔心,但是在了解到這是我國出版界的慣例后,加上對方還是大型出版集團,便不再疑慮。
     
    2017年8月月底,我向吉林出版集團上交了 Yedo and Peking 一書譯稿,比合同規定時間早四個月,滿心歡喜地等待書的出版。
     
    2018年8月,距離我交稿已有一年之久,我發現書仍未提上出版議程,于是向編輯部主任齊琳詢問:“出版社是否有什么困難?”但沒想到,迎來了微信被拉黑的結局


    2018年8月,黃加南在一個僅有200余人的翻譯愛好者群中發聲,竟然馬上就有兩位譯者呼應:





    黃加南還找到了另一位有相似經歷的譯者,他稱在沒有談話的情況下就被吉林出版集團的編輯直接拉黑,試圖與吉林出版集團交涉,但也被各種“程序”之說敷衍、搪塞。事后,該譯者在北京吉版門口坐了整整一禮拜,才要回不到三分之一的翻譯稿酬



    黃加南的文章引起了翻譯圈的熱議,令人深思的是,在人們同情譯者遭遇的同時,也有人發出質疑之聲:“愿意承接千字60元左右的翻譯活兒,本身的翻譯水平可能就好不到哪里去。”
     
    有出版人直言:“履行合約我是堅決支持的,但是這個生態里面,大部分翻譯試譯是天使,交稿是狗屎……有水平的翻譯根本不可能為一兩百的稿費翻譯,愿意為60塊翻譯的,比人工智能(機器翻譯)還差!”
     
    有人0元接單,大學教授變身包工頭

    文匯報記者針對此事進行了調查,發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不僅在譯界由來已久,致使翻譯的市場價“沒有最低,只有更低”,而且更堪憂的情況是:現在已經有人愿意承受以0元為稿酬的圖書翻譯
     
    讓人意外的是,這些愿意0元接單的譯者并不是英語尚可、希望賺點零花錢的大學生,而是高校的教師!
     
    原來,高校在對外語專業教師的科研成果評價上,有不同的標尺。在一些學校,譯著不算科研成果,而有的高校則制定規則,將譯著算作高校教師的科研成果。
     
    “有些外語的學術著作非常小眾,出版社根本沒法靠這個賺錢。但是列入出版計劃后,由于這些著作本身就是一些學者的研究方向,且出版時間又比較充容,所以即便沒有稿酬,考慮到翻書在學校可以算科研成果,有的學者就應承下來了。”滬上一位高校外語學院的教授說,身邊就有一位同事承接了這樣的“業務”,且0元翻譯外文書的現象,在譯界不是個案
     
    在不少資深譯者看來,外文圖書翻譯稿酬長期偏低的情況之所以難有起色,和翻譯界的失序有關:大量非專業的人,在做一項十分需要專業的工作
     
    文匯報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譯界的失序,也跟一些“包工頭”有關。有業內人士接受采訪時透露,有些大學教師,接了多份翻譯工作回去。“自己千字120元接的,給學生只有千字60,一本書分十個人翻譯,一個禮拜就翻譯完了,同一個人前后翻法多次不一致,這樣的翻譯能看嗎?這樣的教授,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還要代替學生署名!”
     
    一些資深譯者認為,而今翻譯界種種不如人意的亂象,根本原因是國內翻譯遭遇的職業化危機,“翻譯本應該和醫生、律師一樣,需要執業上崗”。還有大學教授憂心,如果譯界的混亂難以根治,成為一名譯者無法過上體面的生活,那么以后就很難保證優秀的人才愿意進入這個行業,這才會釀成行業的更大危機。
     

    伊人网在线观看_欧美α片无限看_亚洲国产在线精品国自产拍_拔擦拔擦8x华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