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6auuc"><blockquote id="6auuc"></blockquote></small>
  • 同聲傳譯時大腦是如何工作的

    作者:江蘇翻譯小編(南京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21-03-21 09:57???? 瀏覽量:
    根據法國語言學家Daniel Gile提出的“認知負荷模型”,在同聲傳譯期間,大腦執行三個并發的心理操作:開始以原始語言感知和處理當前信息片段,隨后將先前聽到的信息存儲在記憶中,最后以目標語言生成等效消息。研究人員決定使用EEG和ERP方法來測試這三種操作是否同時進行,或者是否有動態重新分配它們之間有限的注意資源。

     南京翻譯公司

    人腦中的數百萬個神經元通過短暫的電脈沖不斷地交換信息。可以使用腦電技術(EEG)從頭部表面記錄大量神經元的活動。腦電是一種研究認知過程的有效方法,并被用于許多研究領域。
     
    參與者(9名專業同聲傳譯員)將聯合國安理會會議的演講從俄語翻譯成英文再翻譯回去,他們的大腦活動被記錄下來。與原始語音并行地播放持續時間為50毫秒的與任務無關的探測刺激。它們也被大腦處理并引發事件相關電位。然后將EEG記錄分段,其開始對應于與任務無關的探針的開始。通過對這些腦電圖段進行平均,研究人員確定了大腦對探針的系統響應,即事件相關電位。獲得的結果使研究人員能夠量化同聲傳譯者在整個翻譯過程中聽覺注意力的變化。

     
    數據表明,同聲傳譯者以動態重新分配注意力的方式工作。特別是,隨著來自說話者內容的積壓增加,翻譯者處理信息的深度減小。換句話說,翻譯者越多地落后于說話者,工作記憶以保存和處理先前的信息所占用的認知資源越多,而處理新信息的資源則越少。

     
    南京同傳翻譯公司

    The topographical distributions are shown for low (A), medium (B) and high (C) WM load. WM load estimation method: CL.  PLOS ONE.
     

    同聲傳譯的藝術與逐字翻譯不一樣。相反,它是知道何時減慢,從說話者的話語中抽象出來,以便能夠從說話者之前的話語和常識構建的更大的語境來產生優雅的翻譯。
     
    “與此同時,重要的是不要落后于演講者,”該文章的作者,專業的同聲傳譯員羅曼科什金解釋道。“我希望我們的研究能夠幫助我們的同事找到完美的單詞數量,使他們能夠理解并傳達對觀眾所說的內容的意義而不會因為記憶超載而遺漏重要的細節。”
     
    “我們的研究結果將幫助我們設計一種對同聲傳譯員進行排名并找到最佳‘工作點’的方法”,該研究的作者之一,Liudmila Mezentseva-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認知與決策中心研究員Alex Ossadtchi說。
     
     


    來源: Liudmila Mezentseva-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
     
    參考文獻: Open access research for “Testing the efforts model of simultaneous interpreting: An ERP study” by Roman Koshkin, Yury Shtyrov, Andriy Myachykov, and Alex Ossadtchi in PLOS ONE. Published October 24 2018.   doi:10.1371/journal.pone.0206129







    伊人网在线观看_欧美α片无限看_亚洲国产在线精品国自产拍_拔擦拔擦8x华人免费